分享到:

                          國寶級文物青銅頂尊人像引關注,鑄造礦料從何而來?

                          國寶級文物青銅頂尊人像引關注,鑄造礦料從何而來?

                          2021年05月29日 11:39 來源:中新社微信公眾號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視頻:三星堆新出土千余件重要文物來源:中國新聞網

                            記者:岳依桐

                            28日,神秘的三星堆遺址又一次給人們帶來了驚喜:3號祭祀坑的國寶級文物青銅頂尊人像隆重亮相!

                           圖為青銅頂尊人像。主辦方供圖
                          圖為青銅頂尊人像。主辦方供圖

                            歷經三個多月的發掘,三星堆遺址3號祭祀坑內的青銅頂尊人像終于在大量象牙之下顯露真容。青銅頂尊人像由上下兩部分組成,上部為一件高達55厘米青銅大口尊,銅尊口沿內側有短柱,肩部焊有精美的龍形裝飾;下部則為一呈跪姿、雙手持物于身前的高60厘米的銅人。

                          圖為青銅頂尊人像。主辦方供圖
                          圖為青銅頂尊人像。主辦方供圖

                            該青銅器下部的銅人呈跪姿,著繡花短裙、雙手叉指合攏、頭像大眼咧嘴,表情夸張、神態虔誠。據介紹,這種將人與尊組合為一體的大型青銅藝術品在中國乃至世界范圍內均屬首次發現。

                            “沉睡數千年,一醒驚天下”的三星堆遺址位于四川廣漢,分布面積12平方公里,距今已有5000至3000年歷史,是迄今在中國西南地區發現的范圍最大、延續時間最長、文化內涵最豐富的古城、古國、古蜀文化遺址,被稱為20世紀人類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之一。

                           三星堆遺址新發現6個祭祀坑的考古發掘現場。四川省文物局供圖
                          三星堆遺址新發現6個祭祀坑的考古發掘現場。四川省文物局供圖

                            1986年開始,考古工作者對三星堆1號、2號祭祀坑進行發掘,出土了大量珍稀文物。2020年9月6日,三星堆遺址新發現6個祭祀坑的考古發掘工作正式啟動,并于今年3月20日公布了初步發掘成果,黃金大面具、青銅大口尊、紡織物遺痕、大量象牙……三星堆遺址再次驚艷世人。

                          祭祀坑內的青銅器。雷雨 攝
                          祭祀坑內的青銅器。雷雨 攝

                            多機構多學科聚力是本輪考古發掘工作的亮點之一,來自中國數十所高校、科研機構的“大佬”們共同參與其中,以期揭開古蜀文明的神秘面紗。那么,各領域專家在相關領域的研究有何成果?備受外界關注的考古“黑科技”又是怎樣助力考古發掘的?

                            多個祭祀坑新發現紡織物遺痕

                            專家:終極目標是尋找文字

                            今年3月20日,專家公布了在三星堆4號祭祀坑的灰燼層中提取出蠶絲蛋白成分的消息,這是三星堆考古中首次發現絲綢制品殘留物,具有重要意義。

                           出土青銅器表面發現紡織物遺痕。雷雨 攝
                          出土青銅器表面發現紡織物遺痕。雷雨 攝

                            時隔數月,三星堆遺址紡織物考古工作有何進展?

                            紡織品文物保護國家文物局重點科研基地主任周旸介紹,3月20日以來,考古工作者對從三星堆遺址1號至6號祭祀坑提取的逾百個樣本進行了檢測,在2號、6號祭祀坑中再次發現紡織物遺痕。

                          銅眼泡上發現的紡織物遺痕。周旸供圖
                          銅眼泡上發現的紡織物遺痕。周旸供圖

                            周旸表示,樣本提取自祭祀坑坑內土層或出土遺物表面,發現帶有織物組織結構的器物包括青銅人頭像、獸面具、銅眼泡、青銅尊、魚形銅箔片等。這些新發現再次驗證了三星堆遺址中絲綢是作為祭祀用品,具有溝通天地人神獨特作用的觀點。

                            為何有的祭祀坑發現了絲,有的祭祀坑卻“信號”全無?出土的紡織品有無可能是麻?周旸告訴記者,下一步,考古工作者將全面細化調查研究,開展地毯式搜尋工作。希望通過絲這一媒介,探尋三星堆各個祭祀坑的特點。

                            “我們的終極目標是尋找文字。”周旸表示,三星堆遺址出土青銅器上未發現文字,那么絲會不會是文字的載體?三星堆多個祭祀坑曾出土朱砂,這會不會是書寫材料?“隨著科技發展,各項檢測結果愈發精確,一切皆有可能。大膽猜測、小心求證,接下來,我們會朝著這個方向繼續開展大量工作。”

                            專家解讀三星堆金器特點:

                            具有獨特審美的同時未脫離中原系統

                            “將金子鍛打成薄片,做成青銅器等器物表面的裝飾或單獨使用,是三星堆金器的一個特點,這種方法在河南鄭州商城遺址、湖北武漢盤龍城遺址和河南安陽殷墟遺址出土的金器上也可見到。”

                            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黨委書記、教授陳建立表示,上述金器的使用方法實際上是以商王朝為中心以及受到商王朝影響地區的金器的主要特征之一,和北方草原地帶將黃金直接用于人體裝飾的做法相比,有很大區別。

                           5號祭祀坑出土的半張黃金大面具。雷雨 攝
                          5號祭祀坑出土的半張黃金大面具。雷雨 攝

                            今年3月20日,三星堆遺址新發現6個祭祀坑的考古成果公布后,出土的半張黃金大面具再次讓世人感受到三星堆金器的魅力,大眾對三星堆金器的特點也更加好奇。

                           三星堆遺址5號祭祀坑黃金大面具發掘現場。雷雨攝
                          三星堆遺址5號祭祀坑黃金大面具發掘現場。雷雨攝

                            “基本沒看到將黃金做成耳環、鼻環等直接用于人體的裝飾品的情況,從黃金的使用方式上來看,三星堆并沒有脫離中原系統。”陳建立告訴記者,目前三星堆出土的金器大多都呈薄片狀,包括知名的三星堆金杖,也是包卷在木杖上的金皮。“當然,我們也可以清晰地看到,三星堆遺址出土的金器造型奇特、生動,明顯體現出其獨有的審美取向。”

                            三星堆青銅器礦料何來?

                            青銅鑄造工藝有何特點?

                            高大精美的青銅神樹、造型獨特的青銅人頭像、花紋繁復的青銅容器……三星堆遺址出土的各類青銅器因造型生動、特色鮮明而備受關注。

                          三星堆遺址出土的青銅器。雷雨 攝
                          三星堆遺址出土的青銅器。雷雨 攝

                            冶金考古領域專家、北京科技大學科技史與文化遺產研究院副院長陳坤龍介紹,從成型工藝、合金成分、出土器物類型等方面來看,三星堆青銅器的生產方式的確受到中原地區影響。但與中原地區出土的青銅器相比,三星堆青銅器也有其獨特的風格,二者在鑄造工藝方面也有所區別。

                            另外,三星堆出土的青銅面具上都無紋飾,可能是通過繪制、貼金箔等方式裝飾表面,并非在表面直接鑄造紋飾。就后期加工而言,在三星堆青銅器上發現的切割、磨削、鏨鑿等機械加工方式,在中原地區也比較少見。

                            “通過鉛同位素分析,四川三星堆、河南安陽殷墟和江西新干大洋洲等遺址中出土的青銅器,都含有一種非常特殊的鉛礦料——高放射性成因鉛。”陳坤龍表示,在商代中期到晚期大約300年的時間段里,中國許多重要遺址出土的青銅器上都發現了這種特殊的鉛礦料,“可以合理推測,這些礦料都來自同一個地方。”

                           2號祭祀坑青銅器修復情形。雷雨 攝
                          2號祭祀坑青銅器修復情形。雷雨 攝

                            “在古代社會,銅、玉、黃金等屬于珍稀資源,產地是有限的,三星堆鑄造如此大量的青銅器,原料何來?”陳坤龍告訴記者,其背后必然存在遠距離的物料流通行為。目前考古學界對礦料來源地有多種看法,比如西南地區、本土就近取材、中原地區、秦嶺地區等。“這些都是基于不完整證據做出的合理推測,若想要證實,還需要開展更多、更全面的考古工作。”

                            科技考古裝備形成30多項專利

                            “黑科技”助探“古蜀密碼”

                            裝滿了各類先進儀器的透明多功能考古艙、可懸空清理文物的人員工作平臺、搭載文物的專用載荷平臺以及前置到發掘現場的各類科技考古實驗室……三星堆遺址新發現6個祭祀坑的考古發掘成果初步公布后,在本輪考古發掘過程中運用的各種“黑科技”讓社會各界看到了不一樣的考古工作。

                          考古工作者在人員工作平臺上工作。 雷雨 攝
                          考古工作者在人員工作平臺上工作。 雷雨 攝

                            “截至目前,針對三星堆遺址考古裝備的研發,我們已經形成了30多項專利申報,包括約10個發明專利和20多個實用新型專利。”三星堆遺址考古裝備的主要研發方負責人、重慶聲光電智聯電子有限公司總經理李軍表示,中國正迎來考古發掘、文物保護裝備的“春天”,未來相關裝備或將在全國乃至“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進行推廣。

                            李軍介紹,三星堆遺址的文物考古裝備實際上是多學科裝備的融合,約有20多種裝備技術進行支撐,涉及儀器儀表、桁架技術、抗震減震等多個學科。其中,集成多種裝備技術的人員工作平臺,實現了考古工作者與文物的非接觸式考古,“這在國內乃至全球都是首創。”

                            據悉,科技考古的應用從本輪發掘前期的地質調查階段就已介入,甚至采用了中國特有的探地雷達技術來判斷地下文物的數量和密度。另外,還采用了水文監測、土壤檢測、地質塌方監測等多套系統。

                            “這些技術的運用都是必要且有效的。”李軍以水文監測系統發揮的作用舉例道,“可通過判斷地下水位的高低等信息來確定文物提取出來時應有的濕度,讓文物在地下處于什么狀態,出土時也處于什么狀態,這一點對文保工作來說非常重要。”

                          象牙充氮保護箱。重慶聲光電智聯電子有限公司供圖
                          象牙充氮保護箱。重慶聲光電智聯電子有限公司供圖

                            在發掘過程中運用到的裝備就更多了。李軍告訴記者,氣囊減震裝備、水減震裝備、文物轉運平臺、象牙充氮保護箱等一系列“黑科技”都充分發揮了作用。“我們目前正在研發一種可用于探地雷的巨大靴子,這種靴子能夠極大減少壓強,讓考古工作者實現站在祭祀坑里卻不對文物造成壓力,這些裝備都將在以后的考古工作中進行應用。”

                          【編輯:姜雨薇】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资源站